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"P3"

From Hikvision Guides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m
m
Line 1: Line 1:
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wuliandianfeng-momo 武煉巔峯] <br /><br />第四千六百三十九章 紫霄神雷-p3<br /><br />杨开闻言连忙将那紫气从小乾坤中取出,好奇问道:“此是何物?”<br />之前他就注意到,麻烦大师对这紫气似乎有些在意,显然是认出这东西的来历了,而能让这位炼器大师看重的东西,自然差不到哪去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yinvyoudu_juechongtaizifei 醫女有毒:絕寵太子妃] “紫霄神雷!”麻烦大师随口回道,“也叫破邪神雷,专破魑魅魍魉!”<br />“神雷……”杨开愕然,手中这一道如灵蛇般可缠绕在指尖的紫气,哪有什么雷霆的痕迹?<br />麻烦大师也不多做解释,只是屈指在那紫气上轻轻一弹。<br />一声炸响骤然传出,震耳欲聋,滚滚雷鸣之音连绵不绝,原本被杨开缠绕在指尖温顺无比的紫气,此刻忽显狂暴之态,犹如择人而噬的猛兽。<br />强如杨开的体魄,也被那力量震的手指发麻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dingxiu-liyuanzhengdao 鼎修] “这种东西可不多见,能孕育出紫霄神雷之地,莫不是钟灵毓秀的乾坤世界,只不过有此物存在,那乾坤世界注定要很快破败。”麻烦大师从杨开手中拿过那道紫气,世界伟力催动,将之镇压,狂暴的紫气眨眼又复温顺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yijieliumangtianzun-kuangbendewoniu 異界流氓天尊] “这是为何?”杨开不解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duchongkuangqi_wodetezhongbinglaopo 獨寵狂妻:我的特種兵老婆] 麻烦大师解释道:“一整个乾坤世界的精髓都在此物身上,那乾坤世界又能好到哪去?”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hunlutaishen_guxianshengfangkaiwo-letutu 婚路太深,顧先生放開我] 杨开不禁恍然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wangyouzhishenlinmenghuan-xinghanyixuan 網遊之神臨夢幻] 望着手中的紫霄神雷,老头子忽然陷入了沉思之中,犹记得当年大衍之中,有一红衣女子,手持一柄紫霄神剑,便是由紫霄神雷炼制而成!那剑破妄斩邪,那人说要肃清天下魑魅魍魉,清脆耳音,恍如昨日。<br />那一年的麻烦大师,不过是一个才刚刚入门不久的普通弟子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jiuzhonganmaguimishijian-yidushe 九重暗碼詭秘事件] 时间过的可真快啊,一眨眼,他都已经是白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子了。<br />“你走吧,下次再过来,那行宫秘宝必定为你炼制妥当!”麻烦大师摆了摆手。<br />杨开躬身道:“有劳大师了!”<br />半个时辰后,大衍禁地祠堂之中,烛火摇曳,整整一万三千多张灵牌前,麻烦大师眼眶微红,笑着道:“掌教,诸位长老,师兄师姐,弟子终于撑到这一天了,大衍有希望了,你们再等等,用不了多久,弟子便会领着大衍后辈们给你们报仇雪恨!”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emoxiaocao_sheipashei-xianyameigui 惡魔校草,誰怕誰!] 这一日,天武斋大衍分舵有上品开天强者莅临,一拳砸烂了那有大衍字样的分舵牌匾,却没有出手杀伤一人,坐镇大衍分舵的数位开天境瑟瑟发抖,也不知哪里招惹了这位强者,更不知这位强者出身何处,只知是一个头发胡子雪白的老家伙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qiye-priest 七爺] 待来人离去之后,分舵的开天境才急忙上报天武斋总舵,天武斋斋主亲临现场查探,却也没查到什么线索。<br />不过这一日之后,天武斋很识相地撤销了大衍分舵。<br />数日后,大衍福地遗址,麻烦大师望着下方一群选拔出来的小萝卜头,满意颔首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renjiezhiwonengfusheng-zhongerwanqi22 忍界之我能復生] 纳兰绿水等人惊奇地发现,往日一直微微佝偻者腰的老祖宗,今日不知为何,竟是身形笔直,仿佛无数年来一直压在他身上的重担忽然不翼而飞。
+
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wuliandianfeng-momo 武煉巔峯] <br /><br />第两千七百一十七章 我就是道-p3<br /><br />杜宪大喜,连忙将杨开请到前方,自己则转身坐了下来,抬头仰望。<br />望着下方一群修为参差不齐的武者,扫过那一张张稚嫩的面庞,杨开心神不禁有些恍惚。<br />自己也经历过他们这些阶段啊,一路走来,一步步变强,最终晋升到了帝尊境。可自己与他们又不同,从中都出来之后一直没有师门,没有师傅教导,孤身拼搏,往往生死一线,所遇诸多恶人贵人,时而逢凶化吉,时而否极泰来,活出了自己的一番风采。<br />不过……若是在成长的道路上有一位良师益友的话,或许可以少走很多弯路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bishihuakai-guzixing 彼時花開]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chaojiwudishouhuangjiang-tashan 超級無敵收荒匠] 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在身上刻下这良师益友的痕迹?无论自己今日的传授讲解对他们这些人有多少帮助,多年之后他们再回忆起来,绝对能想起在这广博的凌霄宫中,在这草木葱翠的千叶峰下,自己站在他们的面前,如一盏明灯,给他们指引着前进的道路。<br />忽然感觉人格高大了许多啊!<br />本来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此刻却忽然脑海前所未有的清明,开口道:“武者修炼,披荆斩棘,问天挣命,所谓不过二字——武道!”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sanshijie-hengfengsaoyue 三世劫] “何为道,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世间可证大道者三千,终归通途。”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dinvqiansui 嫡女千歲] “有人说兵者是道,也有人说术才是道,更有人说花草树木皆是道,连那地上的蝼蚁都是道!”<br />“要我说,我便是道,我之所在,便是道之所存!”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shaonianfanpaizhifannao-sanshangsang 少年反派之煩惱]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zhongshengzhilaopolailibuming-dongewanning 重生之老婆來歷不明] ……<br />声音不大,却清楚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,似乎还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,让人不由自主地就陷入其中,随着杨开的话声,一张波澜壮阔的画卷在每个人面前徐徐张开,时而令人心绪澎湃,时而让人欣喜若狂,时而又使人茫然无助。<br />杨开站在那里,却是千千万万追寻武道的武者们的缩影,一个又一个璀璨的时代中,无数人前仆后继想要追寻的真谛。<br />原本在此的千叶宗弟子只有百人不到。<br />但随着时间的流失,人群越来越庞大,不断地有人听到声音赶过来,盘膝坐下,专注聆听。<br />半个时辰后,汇聚在杨开面前的人已经快有五百了,几乎所有的千叶宗弟子都汇聚一堂,除了几个闭死关的弟子无法赶来之外。<br />修炼至今,杨开虽然一直无师教导,但既然已到帝尊境,自然会一些自己的修炼心得。<br />不过他并没有如杜宪之前恳求的那样去传授这些修炼心得,而是口若悬河,思维天马行空,与其说是在给面前这些人传道授业,不如说是在阐述自己的感悟,在这自言自语之中寻觅那一丝丝不可捉摸的天机。<br />有人听懂了,面上若有所思,有人眉头紧皱,只觉得杨开满嘴跑马,所说乱七八糟,根本就是驴头不对马嘴,不过即便如此,他们心中也不敢有丝毫质疑,只是觉得自己境界不够,无法领悟,暗暗懊恼不已,心想帝尊境果然是帝尊境,说出来的话拆开听,都能听的懂,放在一起就显得玄机莫测了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gaoshouzongheng-qingminglanyue 高手縱橫] “走自己的路,成自己的道,顺着别人的路走,永远只能追逐别人的背影!”杨开抹了下嘴巴,一副意犹未尽地样子,环视下方道:“诸位可明白?”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pudaoshenjun-qingniaohu 撲倒神君] 满场静谧,没人敢说自己明白了。<br />天地灵气忽然一阵激荡,那天空之中雷鸣电闪,千叶峰顶之上,黑云覆盖,一个灵气漩涡陡然成型,天地威能徐徐聚拢。<br />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xiexingguifu_taishengmeng 邪性鬼夫,太生猛!] “咦,有人明白了!”杨开转头望向峰顶,咧嘴一笑。 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qiuqiansanchiliuniyijihongchen-moyiruxue 遒前三尺留你一季紅塵]

Revision as of 06:28, 13 April 2020

武煉巔峯

第两千七百一十七章 我就是道-p3

杜宪大喜,连忙将杨开请到前方,自己则转身坐了下来,抬头仰望。
望着下方一群修为参差不齐的武者,扫过那一张张稚嫩的面庞,杨开心神不禁有些恍惚。
自己也经历过他们这些阶段啊,一路走来,一步步变强,最终晋升到了帝尊境。可自己与他们又不同,从中都出来之后一直没有师门,没有师傅教导,孤身拼搏,往往生死一线,所遇诸多恶人贵人,时而逢凶化吉,时而否极泰来,活出了自己的一番风采。
不过……若是在成长的道路上有一位良师益友的话,或许可以少走很多弯路。
彼時花開 超級無敵收荒匠 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在身上刻下这良师益友的痕迹?无论自己今日的传授讲解对他们这些人有多少帮助,多年之后他们再回忆起来,绝对能想起在这广博的凌霄宫中,在这草木葱翠的千叶峰下,自己站在他们的面前,如一盏明灯,给他们指引着前进的道路。
忽然感觉人格高大了许多啊!
本来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此刻却忽然脑海前所未有的清明,开口道:“武者修炼,披荆斩棘,问天挣命,所谓不过二字——武道!”
三世劫 “何为道,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世间可证大道者三千,终归通途。”
嫡女千歲 “有人说兵者是道,也有人说术才是道,更有人说花草树木皆是道,连那地上的蝼蚁都是道!”
“要我说,我便是道,我之所在,便是道之所存!”
少年反派之煩惱 重生之老婆來歷不明 ……
声音不大,却清楚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,似乎还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,让人不由自主地就陷入其中,随着杨开的话声,一张波澜壮阔的画卷在每个人面前徐徐张开,时而令人心绪澎湃,时而让人欣喜若狂,时而又使人茫然无助。
杨开站在那里,却是千千万万追寻武道的武者们的缩影,一个又一个璀璨的时代中,无数人前仆后继想要追寻的真谛。
原本在此的千叶宗弟子只有百人不到。
但随着时间的流失,人群越来越庞大,不断地有人听到声音赶过来,盘膝坐下,专注聆听。
半个时辰后,汇聚在杨开面前的人已经快有五百了,几乎所有的千叶宗弟子都汇聚一堂,除了几个闭死关的弟子无法赶来之外。
修炼至今,杨开虽然一直无师教导,但既然已到帝尊境,自然会一些自己的修炼心得。
不过他并没有如杜宪之前恳求的那样去传授这些修炼心得,而是口若悬河,思维天马行空,与其说是在给面前这些人传道授业,不如说是在阐述自己的感悟,在这自言自语之中寻觅那一丝丝不可捉摸的天机。
有人听懂了,面上若有所思,有人眉头紧皱,只觉得杨开满嘴跑马,所说乱七八糟,根本就是驴头不对马嘴,不过即便如此,他们心中也不敢有丝毫质疑,只是觉得自己境界不够,无法领悟,暗暗懊恼不已,心想帝尊境果然是帝尊境,说出来的话拆开听,都能听的懂,放在一起就显得玄机莫测了。
高手縱橫 “走自己的路,成自己的道,顺着别人的路走,永远只能追逐别人的背影!”杨开抹了下嘴巴,一副意犹未尽地样子,环视下方道:“诸位可明白?”
撲倒神君 满场静谧,没人敢说自己明白了。
天地灵气忽然一阵激荡,那天空之中雷鸣电闪,千叶峰顶之上,黑云覆盖,一个灵气漩涡陡然成型,天地威能徐徐聚拢。
邪性鬼夫,太生猛! “咦,有人明白了!”杨开转头望向峰顶,咧嘴一笑。 遒前三尺留你一季紅塵